独身男青年福利!在湖南这个地方,对方是不是是少女光重新饰就可以知道 |7788pan


△永州新田县门楼下瑶族乡小桥岭村的李红,往年 28 岁,有一对敬爱的双胞胎女儿。给记者展示受室前才会戴的峨冠。头饰是顶板瑶的峨冠,在瑶族,16 岁以上的未婚少女会戴峨冠。 组图 / 周伯勋

卷首语

他们的山歌只能在夜里小声吟唱

新田县门楼下瑶族乡,山外的汉族人总会忽视它的行政称呼,而叫作大瑶山。

这个离故乡只要 30 多千米的大瑶山,是祖辈们探险的秘境。村里人要建房子,家里的夫君就进山砍树,村里大多数老房子的房梁和木料,都来自负瑶山。

夫君们老去以后,就常在村口树下节外生枝、津津乐道他们年轻时进大瑶山的故事," 扛着树,要走上两天 "、" 在瑶族,夫君嫁女人家去 "、" 瑶族人会下蛊 "、" 瑶族的女人,能跟她对歌就跟你走 "……

大瑶山,在老人们的报告里变得奥秘而又悠远。我故乡的村里有一个瑶族媳妇,据说就是夫君进山砍树时结识的,村里的妇人扑面叫她 " 瑶佬古 ",她也只是羞涩笑笑,我记事时,她曾是个老人,早曾不穿瑶族衣饰,方言说得跟村里人一样好,来自瑶山的奥秘曾完备被消磨、异化。究竟了局难以称心童年的猎奇心。

秋日里,第一次进入那个无数次出而今童年黑甜乡里的大瑶山。

跟假想中的一样,连缀高山夹着蜿蜒马路,沿着河谷前行,不知尽头哪里;又跟假想中纷歧样,零星几座无人居住的土坯房,大多构筑曾与里面没有任何差异了,年轻人走在时髦的前沿,只要老人们戴着头巾,抵当秋日的凉风。他们说我来得太迟了,往前十年,他们还住在上山,可以或许分明最原始的瑶家风情;他们说我来得太早,瑶家的山歌、长鼓动、坐歌堂、舞香龙还在发掘摒挡清算,今后几年,大概能搬上舞台。

山里的老人多数是压抑的,一肚子的山歌无人对答,只能在夜里小声吟唱。在酒酣之际,他们会经不住客人的鼓动,拿出压箱底多时的瑶服,唱起那久远的歌谣,以至跳起曾陌生的长鼓动,声音沙哑,举措变得有些鸠拙了,唱跳到一半,老人羞涩起来,摆摆手," 老了、老了 "。客人们虽然听不懂,却都忍不住兴起掌来,山歌、跳舞原始的张力加上老人灵活的羞涩,原来就是最动人的上演。

他们需求一个听者,大概,我们来得正是时分。

△新田县门楼下瑶族乡小桥岭村,一岁半的盘艺婷,戴着响铃帽,忍不住一个劲地点头。响铃帽是门楼下顶板瑶儿童头饰。 图 / 记者唐兵兵

客岁加入江华的盘王节,最令人头昏眼花的是瑶族各异的衣饰,或美丽亮丽,或俭省风雅,头饰或素净宣扬,或低调敦朴,像是一场时装秀。衣饰,是瑶族的内部言语,瑶族数目错乱的各个分支,用衣饰标明自己的来处和历史,以至标识自己的人生阶段,也映射内心。

新田县门楼下瑶族乡属于顶板瑶,是勉瑶支系中过山瑶(盘瑶、盘古瑶)分支的小支,女性的头饰,因年齿而异。敬爱的响铃帽,素净宣扬的峨冠,沉静、淳厚的顶板,辨别对应着童年、少女、妇女的三个差异阶段。经过进程甚饰,就可以够知道是女人还是大妈,关于广大未婚男同胞来讲,着实是一种良苦存心的假想。

△ 71 岁的盘万英,上个世纪 80 年代,她曾代表乡里参加县山歌比赛。她头上有顶板帽,她的服装是顶板瑶婚后妇女的盛装。

峨冠,顶板瑶少女的成人礼

在门楼下瑶族乡,如果不是盛大的瑶族节日,极少见到戴峨冠的少女,对于新一代的年轻人来说,峨冠不过是一种表演的道具。只有那些带着顶板帽,回望着时光的老人才会时时怀想,峨冠,是她们的成人礼,是她们的飞扬青春。

16 岁,瑶族的少女就不再戴叮叮当当的响铃帽了,母亲会给她戴上峨冠。峨冠远没有响铃帽那般精致,只是用五根竹篾搭建,三根横向平行,两根竖向平行,每根竹篾竖向的一头交叉架于横向的一根竹篾上,另一头绑在下端的一根竹篾上,在支架上覆裹大花帕,足够艳丽,也足够张扬。但是,峨冠过长的竹篾,总给人头重脚轻之感。我一度认为,这是设计者的初衷,是少女的紧箍咒,让少女变得庄重、矜持起来。

" 绑上椎髻,就很稳定,不会掉,进山下地都没问题。" 门楼下瑶族乡小桥岭村的邓万凤戴着峨冠走过了她的少女时代,但是,我依旧抱有怀疑,头上戴着宽度达到 70 公分的峨冠,在山里需要怎样的辗转腾挪。椎髻是未婚少女专有发型,在头发上涂上蜂蜡,卷发叠髻。涂过蜂蜡的头发油光可鉴,高耸的椎髻,能够用来固定峨冠。峨冠是少女的成人礼,意味着某种自由,也是对男青年的昭示,峨冠可以保持到结婚之后的一个星期,如果选择不结婚,也可以一直戴下去。

结婚之后,张扬的峨冠就要变成低调的 " 顶板 ",蜂蜡也不再用,而改成黄蜡,发髻梳成圆髻,用大巾包缠,用竹篾撑成二尺宽、六寸高的 " 顶板 ",方形镶边的青色头帕遮盖。讲究一些的,会在头帕上用珠子、银链装饰。

瑶族的头饰,似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只是一种内部语言,无法跟外界交流。繁杂而又庄重的峨冠和 " 顶板 ",在外乡,遭遇的更多是误解,就像进山伐木的汉人,坚持认为瑶人的女性是不洗头的。地理学家傅角今,甚至把对瑶人头饰的误解写入了历史,在 1935 年版的《湖南地理志》,记载道,新田的瑶民 " 不轻梳洗,或谓其梳头按季候行之,终年不过数次,极缜密不令人见,见者辄不利云 "。

" 怎么可能,那不臭了吗?" 邓万凤对于这种传言难以置信,而又似乎无力辩解。

鸡公鞋,记录着顶板瑶漂洋过海的历史

如果说瑶族头饰和服饰是为了分辨和区别,是定居门楼下大山而做出的改变,那么,鸡公鞋就是他们对于 " 从哪里来 " 的追问与寻找。

鸡公鞋是过山瑶特有的鞋,据传是当年瑶民们漂洋过海,遇到风浪,得到盘王庇佑才逃过一劫,而感念盘王恩德而制。所以,不管是男鞋还是女鞋,形状都像一艘龙船,勾有蓝色波涛纹,瑶民们却因为鞋尖翘起,像公鸡嘴,而把它叫作鸡公鞋。

门楼下瑶族乡的顶板瑶属于过山瑶的一支,只是那段漂洋过海的历史太过于久远,问到瑶民从哪里来的问题,多半会说:" 当年‘反王’赵金龙起义,失败以后,我的祖先就逃到了这里。"

"300 块钱一双。" 门楼下集镇上随处可以找到鸡公鞋,价钱出奇的一致。看似简单的鸡公鞋,其实工艺非常讲究,也极其耗费时间," 就是什么事都不干,也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鸡公鞋的制作者多半是镇上的妇女,在看店铺的时间空闲里一针一线缝制。鸡公鞋的鞋帮是用布夹着纸,再用糨糊一层层地粘贴,鞋帮一般要贴五到六层布夹纸。看起来并不厚的鞋底,竟然有十八层,多少是让人吃惊的事情。" 上六层和下六层是布,中间六层是棕毛。"

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鸡公鞋,工艺和式样一直没变,一代代过山瑶妇女将鸡公鞋的鞋面剪成纸样,世代相传,记录着那个漂洋过海的古老传说。

潇湘晨报记者唐兵兵 通讯员曾庆国 唐健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wosansuile: 移动电信联通这种尸位素餐的企业 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也该倒闭了 只知道让人交电话费 也不知道给我提供一份工作机会 查看原文 12月12日 12:05
隋中缘: @嘉嘉tiffany 性感乳神。 查看原文 06月13日 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