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7788pan


摘要: 人们常说,要把生活过的像诗一样美。假如你在这个时候到达婺源鲜花小镇篁岭,看到古村里怒放的梨花,便会认为这就是诗意的生活。 我没说错,篁岭,不只需油菜花,还有莳植在山间、田头、和古村里的梨花树,三月末的时候,正值梨花迎着春风怒放的季节。 …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人们常说,要把生活过的像诗一样美。假如你在这个时候到达婺源鲜花小镇篁岭,看到古村里怒放的梨花,便会认为这就是诗意的生活。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我没说错,篁岭,不只需油菜花,还有莳植在山间、田头、和古村里的梨花树,三月末的时候,正值梨花迎着春风怒放的季节。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从前听韩红唱一曲《梨花又开放》,便对那几句歌词记忆犹新:忘不了故土,年年梨花放,染满了山岗我的小村庄。及至此次重返篁岭,便确确实实见到了那梨花怒放的小山岗。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篁岭,地处江西省上饶市婺源县的东北部,是一个有着近六百年历史的古村子。篁岭晒秋,是最具有中国村子文化符号的,每一年的春季,还是赏高山梯田油菜花的最好地点。篁岭所处于石耳山的怀抱之间,其古村自身所处的篁岭山头并不高,海拔不到500米。因为古村庇护的几近齐备,所以来篁岭的旅客也络绎不停。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只是好多人会问,当油菜花谢幕后,这个春天去篁岭还能看甚么。答案便是可以也许去看梨花,当然桃花和樱花,也是这个春天篁岭赏花的旋律,自然,还没谢幕的金灿灿的油菜花,当仁不让的还是是个主角。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我是于三月底再度到了篁岭,着实从上个月底分开后,不竭在挂念着篁岭山间的梨花在甚么时候开放。因为当红色的梨花遇上金色的油菜花,那会是甚么样的故土情结。也许只需在亲眼目睹后,才有一个答案。终究,篁岭的同事打来电话奉告我,梨花终究开了。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到达篁岭时,正赶上一波春雨后的大晴天。篁岭的山脚下,仍旧是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在春日下还是发着金色的辉煌。这跟我上次分开时,景象根本一样。从篁岭的盘山公路开车到山顶的泊车场,下车俯首一望,便能见到一棵高大的梨花树,绿色的树叶间同化着红色的花朵,那花朵纯白,纤尘不染,纯粹的好像玉石,让人喜好。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在篁岭古村,和山腰间的梯田里,到底栽种了多少棵梨花树,我没统计过,但凡能见到高大的梨花树,都是有年头的了,一些低矮一点的树,据说是近两年新栽种的,大都是从外埠引进的树苗,往常也加入到开花的行列里了。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梨花树,是一种蔷薇科植物,落叶乔木。普通每一年的冬季会掉光树叶,到来年的春季,只需气温适合,新的绿叶便会长出,同时开有红色的花朵,成片成片的,特别很是具有赏识性。据说篁岭古村的先民,也有喜好在自己的房前屋后的空位上,种上几棵梨树,一来是能赏识,二来这梨树的果子,可是民间医治咳嗽等疾病的秘方。秋冬季换季之时,家里假如有人不慎感冒咳嗽,上梨树摘几颗梨子,加冰糖炖着吃,可以也许起到医治的结果。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梨树的开花很出格,根本一夜之间,就能在绿色的树丛中开出洁白的小花。所以唐朝墨客岑参便写过如许的名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着实古代的文人墨客对梨花还长短常崇敬的,曾留下过无数赞咏梨花的诗篇和文章。岑参的这首《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算是名望比较大的。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走在篁岭古村的小路里,拐个弯,也许就能撞见一棵开着红色小花的梨树。这些梨树,年份长的,大都枝撑如伞伞,满树的绿叶和白花。有的树杈还能伸进村民的民居,把洁白的花朵垂挂于村民的小院子里。春风吹过时,梨花那淡雅的花香,便垂垂在院子里彷徨,直到沁如游人的心扉。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篁岭古村,目前共保留着数百幢齐备无损的徽州民居。大一点的民居都带有一个小院,小一点的,便是在自家的二楼或三楼,挑出几根木檐,那是老苍生用来当做晒秋用的支架。墙外的梨树,也会将自己的树梢伸向木檐,恍如想要跟这些晒秋专用的支架比个上下。只需梨花,倒是这个春天最美的。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沿着古村曲曲弯弯的冷巷,走向村外的梯田,那边倒是另外一番春天的景象。婺源地区,素来就有莳植油菜花的风尚,自然篁岭的山间梯田,油菜花绝对是这个春天的主角。因为暖冬征象,今年篁岭的油菜花比往年提早了二十天开花。进入三月底,山间梯田的油菜花,马上进入谢幕状态,大量的油菜已初步结油菜籽。因为要创建婺源地区的鲜花小镇,这两年,篁岭景区有心识的在梯田的周边引进栽种了一些赏识性树木,梨树便是此中之一。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梨树的绝大大都品种原产地是中国,我国莳植梨树的历史起码有3000多年了。直到19世纪后,中国梨树才引种到西欧及日当地区,所以,梨树有个极好听的学科名——东方梨。篁岭新栽种的梨树,也是这一品种。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它们被莳植在沿着梯田的赏识步行通道边,根本上是一棵梨树间隔一棵桃树,或一棵樱花树。虽然樱花树还没开放,但桃树却早于梨花而怒放了。沿着步行通道,能看到的便是一株开着红色桃花的桃树,三五步后,便是一株开着洁白花朵的梨树,透过花丛,便能见到山间梯田里还是金灿灿的油菜花,红白黄绿四色,让人间接琳琅满目。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人们对梨花的比喻,常常会用到“梨花带雨”这个词语。它出自于唐朝另外一名大墨客白居易的《长恨歌》,原本是用来形貌杨贵妃抽泣时的姿式,后来变成一种俗称,就是带雨的梨花更显娇媚。来篁岭的第二天,天公作美,隔天还是个春光明媚的大晴天,第二天便初步下起淅淅沥沥的春雨。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今年婺源地区的春雨日子有些多,也许是看过了晴天的梨花,老天还要让我看看带雨的梨花是甚么样。早上在篁岭天街食府用过早餐,便撑把雨伞,一头扎入春雨中。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春雨,应该是雨水中最和气的。下不大,雨丝绵绵的,洒在梨花那红色的花瓣上,垂垂便成一颗晶莹透辟的水珠,当花瓣没法承受住水珠的分量时,水珠便会顺开花瓣,一粒一粒掉落下来,恍如是玉人眼中轻柔的泪珠,每一颗落下的水珠,都搜罗着一种对梨花恋恋不舍的情怀。这个时候,如果白居易鹄立于梨花前,不知又会写出何等感伤的千古绝唱。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着实,每个在春雨中来到篁岭古村的人,穿行于百年的古巷间,游走在梯田花海丛,再亲眼目睹一场梨花雨,乡愁,必定会爬满心头。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我在篁岭,淋一场春天的梨花雨,不为此外,就为了让生活过的像诗一样。

我在篁岭 淋一场梨花雨

小贴士

地址:江西省婺源县江湾镇篁岭村

门票:145元(含索道上山)

留宿:篁岭有精品度假酒店,都是用民居改造而成,可以也许从网上预订

交通:婺源县城的高铁站、汽车站,有发往篁岭的巴士

作者简介:

陆建华

中国摄影师协会理事、《中国摄影师》杂志旅游地理栏目专栏作者、无锡市艺术摄影学会理事、新浪自媒体签约作者、2016年新浪旅游新晋十大红人,2016年搜狐旅游最具影响力的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隋中缘: @嘉嘉tiffany 性感乳神。 查看原文 06月13日 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