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迪塞尔:好人还是坏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在范·迪塞尔看来,《速度与激情7》是对永逝的好兄弟保罗·沃克的“最高纪念”,悲痛中,他完成了整部电影的拍摄,“没人教过我,该怎么和一个心中无比思念却已经离去的人对戏,就像是眼睁睁看着痛苦的那刻反复重演”。同时,这部影片也是“一枚种子”,让整个系列焕发新的生机。

时间倒回2011年,范·迪塞尔曾大胆预言《速度与激情5》会成为奥斯卡颁奖季热门。即使当年最后的结果是连一个提名也没得到,但这依然不能阻止他在此次《速度与激情7》上映时,再次化身“范半仙”,“这是环球影业有史以来的最大最强制作,完全配得上一尊最佳影片的小金人,除非奥斯卡非要和好电影划清界限”。果真如此吗?虽然该片至截稿时在中国票房已突破17.5亿元,也没人那么在意这预言的准确性,但飞车大佬的率真性格一点也没变。

在他看来,《速度与激情7》是对永逝的好兄弟保罗·沃克的“最高纪念”,而在此之前他一直预感出事的会是自己。悲痛中,他完成了整部电影的拍摄,“没人教过我,该怎么和一个心中无比思念却已经离去的人对戏,就像是眼睁睁看着痛苦的那刻反复重演”。同时,这部影片也是“一枚种子”,让整个系列焕发新的生机,“没有什么事是偶然的,所有线索都将汇聚到一起,成为未来故事的伏笔”。

作为当今首屈一指的好莱坞硬汉,范·迪塞尔称确实会因此戏路受限,但他并不介意被媒体和公众贴上诸如此类的标签,因为“这就是我,我喜欢这样的自己,我接受我之所以为我的每个存在”。

  好兄弟保罗·沃克

  他走后的第一场戏,我哭光了三盒纸巾

《速激7》是对保罗生命的最高纪念,他是我的兄弟,这段友情在“速激大家庭”中弥足珍贵,我们的角色愿意为对方赴汤蹈火。这种互相扶持的家庭感不仅在电影中存在,也延续到了电影之外。有了这部电影,全世界都能感受到我们大家庭的情谊。

记者:据说你在保罗·沃克出事前曾有过不祥的预感?

范·迪塞尔:是的,毕竟这样的动作电影危险度很高,谁也不保准会出什么事,但我当时脑海里闪过的念头是,如果我死了,保罗该怎么办。听到他出事的消息时,我脑海一片空白,因为我一直以为那是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当时我正在赶飞机去拍片,但不得不取消所有工作,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记者:保罗去世后,第一次回到片场时,是什么感觉?

范·迪塞尔:那天我本来是要拍一场打斗戏,但我哭得用光了三盒纸巾。那感觉太糟糕了,所有人都在等,但我没法像往常那样入戏。只好找个片场人少的地方,任凭眼泪鼻涕不停地流。我不能带着个人情感去拍戏,这是我当演员以来最难的一次。

记者:那之后,你和保罗的对手戏都是怎么演的?

范·迪塞尔: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保罗的两个兄弟过来帮忙,继续他未竟的事业。可令人纠结的是,我虽然7岁就开始表演,但没人教过我,该如何与一个心中无比思念却已经离去的人对戏,假装他仍站在对面,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就像是在眼睁睁看着痛苦的那刻反复重演。

记者:所以前不久,当你的第三个孩子降临,为她命名为保琳?

范·迪塞尔:是的,当我走近产房,我能感觉到保罗也在那。帮女儿剪断脐带时,我脑子里想的都是他,他似乎已成为我的家庭、我的世界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你知道吗,其实是他教我如何做个好父亲,因为他比我更早有孩子,是我的楷模。当我第二个孩子降临时,我们正在波多黎各拍《速度与激情5》,就是在他的坚持下,我才离开剧组回到纽约,亲眼见证孩子的出世。

  飞车大佬

  每场戏四到八个替身,我把生命丢了进去

片中我所做的一切都源于爱的指引。即使被危险环境、失忆所阻隔,他们之间的爱情是建立在共同经历和互相信任的基础上的。连我妈妈看了电影都说,多米尼克是可以为爱付出所有的人,这在一部动作片中显得尤为珍贵。生活中不也是如此吗?爱是所有艺术的源泉。

《速激6》时我向网友征询最想看到我和谁演对手戏,毫无疑问,杰森·斯坦森的名字出现频率最高。于是,我们邀请他来试镜,他也欣然应允。我记得第六部拍摄结束后主创们一起聚餐,庆祝第七集新伙伴的加入。

记者:已经拍到第七部了,你觉得多米尼克这个角色,到底算好人还是坏人?

范·迪塞尔:哦,无论好人坏人,多米尼克其实没得选,但他是个典型的反英雄主义者。虽然不能确定未来会往什么方向发展,但在这个时代,他是一个绿林好汉式的存在。乱世出英雄,这是真理。

记者:洛杉矶是整个系列故事的起点,故地重游感觉如何?

范·迪塞尔:我把多米尼克、布莱恩、莱蒂和米娅回到洛杉矶称为“按下重启按钮”,因为演职人员们都要回到街头工作。这里是第一部到第四部的拍摄地,而现在都已经到第七部了,多少有点苦乐参半的怀旧感。因为好莱坞很少有人会好几次回到最初的外景地拍摄续集,回到洛杉矶,证明他们四人回家了,它将整个系列都紧密联系起来。故事从这里开始,也从这里结束,洛杉矶一直是故事的大背景。我为环球电影能让我们做到这点而骄傲。

记者:片中这么多高难度动作戏,拍摄前做了哪些准备?

范·迪塞尔:我们在加州集中训练了一个月后,转去亚特兰大进行动作戏编排,大家累得都快虚脱了。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危险不是对方会不会伤到自己,而是现场拍摄环境的不可控性,我还因一次高空跳落导致轻微脑震荡。还好我们都坚持下来了,这也是最酷最过瘾的地方。

记者:会用到替身吗?

范·迪塞尔:每场戏我的替身从四个到八个不等。你可以想象一下,什么样的危险程度,会需要八个替身来帮你完成。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在片场拍戏时,脑海里有个大大的问号。你将生命投入到电影事业的深度,远远超乎最初的想象与预期,尤其是在接拍这样的动作片续集时。

记者:第七部的故事也有很多是参考了网友的意见?

范·迪塞尔:我们一直密切关注影片在网上的反馈,并把这些意见和建议纳入电影之中。比如观众们对莱蒂的死很在乎,还有很多人在民意调查中提出抗议,她是大家最想看到回归剧情的角色。最终,《速度与激情7》中你也看到,我们确实实现了。

  演员到导演到制片人

  有惊喜也有焦虑,但我仍喜欢反英雄角色

高中毕业后,我在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读英语专业,但我心里很清楚自己对表演的热爱,三年级时我辍学去了好莱坞。但整整一年,我的表演事业毫无起色,只好重新回到纽约。那时妈妈给了我本书《低廉成本在长片中的运用》。看完后,我花了3000美元和三天时间拍成了《千面人》(左图),还去参加了1995年的戛纳电影节。

记者:成为动作明星,对你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范·迪塞尔:哦,不。我从小在纽约西村区长大,那里是艺术家的聚集地。我的继父是纽约大学的戏剧老师,也是位戏剧导演,是他开启了我的表演之路。我还做过一段时间电话促销员和保镖,才能养活自己做电影。

记者:还记得第一次登台时的场景吗?

范·迪塞尔:当然。那时我只有7岁,无意中和小伙伴闯进了剧院。工作人员发现后,不但没有责骂我们,反而给我们一人20美元一份剧本,前提条件是我们以后每天放学都要来参加排练。之后,我进入了继父的剧团,在百老汇演出积累经验。

记者:演员方面,对于未来还有什么规划?

范·迪塞尔:我打算接更多的独立电影,或者是更多反英雄主义的角色。目前,我还在计划和环球影业翻拍1973年的《侦探科杰克》,希望请到李安导演合作,我太喜欢他了。

记者:从《速激4》开始,你还当上了制作人?

范·迪塞尔:拍完第一部时,我真没想过还会有续集。因为当时我的逻辑就是,谁说第一部成功了,就一定要有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可能这样的想法太过保守吧。我总觉得一定要在创作时就计划好三部曲或者更多的续集,至少在开拍之前,所有的故事梗概要准备就绪。所以我没有接拍第二部,第三部也只客串了一个镜头。第四部开拍时,制作人找到我,被我拒绝了,因为我不喜欢最初的剧本。他说,如果你看不上这个剧本,那你可以找个自己喜欢的来拍,我就干脆做起了制作人。

记者:制作人的身份,能否带给你演员之外的惊喜?

范·迪塞尔:这真是个让人开心又忧虑的身份。一方面,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尝试电影中任何可能的方向,比如《速度与激情6》中有个高危场景,如果我的工作室发现我没用替身一定会疯的。但有时候,回到家见到我的孩子们,抱着他们,禁不住想,为了拍电影冒着如此之大的生命危险到底值不值得。

  【健身心得】

  它是女朋友外,我最满意的地方

记者:随着年纪增长,健身的侧重点有何不同?

范·迪塞尔:年轻时,我在纽约当过十年保镖。当时不得不接受各种高强度体能训练,比如格斗和自由跑,以此疯狂增加体重和肌肉,不追求线条匀称和美感,而是为了足够强壮能震慑和对付那些来不断找麻烦的人。而现在更多的是,让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得到锻炼,比如两套不同量级的举重训练,再通过瑜伽、普拉提拉伸肌肉。有人说练瑜伽、普拉提不够男人,我可不这么想。

记者:饮食方面呢?

范·迪塞尔:总体来说,至少需要涵盖蛋白质、多种维生素以及ω-3脂肪酸这三大类。为了减少脂肪量的摄入,我从蔬菜、水果中获得碳水化合物,还有鸡蛋、鸡肉、地瓜以及大约一周500克左右的瘦牛肉。相较于一日三餐,我更崇尚少食多餐的原则,一天最少六顿,最多八顿。

记者:现在想来,如何看待曾经十年的保镖生涯?

范·迪塞尔:那段经历,对我现在塑造角色帮助相当大。我学会了察言观色,在一定程度上我甚至可以凭一个人的外表,就读到他内心的所感所想。曾经有个纽约警察跟我聊起,他认为保镖其实相当于没有法律和徽章的警察,是被雇用的枪手。

记者:有没有担心过会因自己的体格限制戏路发展?

范·迪塞尔:对于演员来说,特殊的体格外形确实会限制角色选择,就像我肯定没法演像《春天不是读书天》这样的电影。但这就是我,我喜欢这样的自己,我接受我之所以为我的每个存在。我以为如果亨弗莱·鲍嘉在世,一定会块头更大。总而言之,发挥你的实力就好。

记者:好身材能让你更自信吗?

范·迪塞尔:一方面,好莱坞对男明星的身材要求比女明星更严苛,这是我的工作需要。另一方面,早年间,为了锻炼肌肉,健身房是我最爱去的地方,没有之一。这也是除了女朋友外,当时难得能让我对生活满意的地方。

记者:介不介意观众给你贴上肌肉男的标签?

范·迪塞尔:其实我并不是为健身而健身,虽然接到很多角色确实是因为我的体型,但我更希望大家注意到我所塑造角色的精神内涵。像《星际传奇》里的雷迪克就不需要太肌肉男,而应该像猎豹一样敏捷。我不介意媒体和公众在我或者我的电影生涯贴上标签,我对自己的要求只有一个,敲开角色的心门。

  【硬汉二选一】

Q:你更爱披头士还是滚石?

A:可以两个都爱吗?!

Q:杰克逊五兄弟和迈克尔·杰克逊呢?

A:杰克逊五兄弟。

Q:《星球大战》还是《星际迷航》?

A:《星球大战》。

Q:卢克·天行者还是佛罗多·巴金斯?

A:佛罗多。

Q:《宋飞正传》还是《辛普森一家》?

A:我不看电视。

Q:《警网铁金刚》和《法国贩毒网》,哪部电影的飞车戏更牛?

A:虽然我确实喜欢《警网铁金刚》的主演史蒂夫·麦奎因,但我还是要选《法国贩毒网》。

Q:超人还是蜘蛛侠?

A:漫威!

Q:金刚狼还是镭射眼?

A:银河护卫队!哈哈!好吧,我选黑蝠王!

Q:卡拉OK的必点曲目是?

A: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美妙的世界》。

Q:《权力的游戏》里,琼恩·雪诺和提利昂·兰尼斯特,更喜欢谁?

A:我情愿选《判我有罪》里的彼特·丁拉基。

Q:《卡萨布兰卡》还是《公民凯恩》?

A:《卡萨布兰卡》。

Q:电子游戏呢,《世嘉创世经典》还是《超级任天堂》?

A:任天堂,《街头霸王》我的挚爱。

Q:《银翼杀手》还是《异形》?

A:《银翼杀手》。

Q:《沙丘》还是《安德的游戏》?

A:没人不喜欢《沙丘》吧。《星际传奇》里我的蓝眼特异功能,《沙丘》里早就有了。

Q:《猛鬼街》还是《13号星期五》?

A:无可奉告。

Q:《机械战警》还是《终结者》?

A:早期《终结者》。

Q:《星球大战》的汉·索罗还是《夺宝奇兵》的印第安纳·琼斯?

A:汉·索罗。

Q:《虎胆龙威》还是《虎胆龙威3》?

A:我更愿意选《极限特工》。

Q:你女儿喜欢《冰雪奇缘》还是《超级奶爸》?

A:都爱!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D1000综合网

http://www.7788pan.com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隋中缘: @嘉嘉tiffany 性感乳神。 查看原文 06月13日 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