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通缉令震慑外逃贪官 多个藏匿国家表示愿配合


“中国腐败分子的末日到了,躲在新西兰也没用”,新西兰最大华文网站23日在首页刊出这样醒目的标题——22日晚登在中纪委网站上针对中国整整一百名外逃国家工作人员和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员的红色通缉令震动了世界。“猎狐行动正在升级”“追逃成为中国一项优先的国际外交策略”,各国媒体纷纷正面评价中国的海外反腐力度,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媒体则争相转载逃到本国的被通缉贪官照片。报道显示,中国政府追拿外逃贪官的行动在这些国家得到了比以往更多的认可和帮助,贪官们在国外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中纪委监察部特邀监察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淑真2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目前有红色通缉令在身的外逃涉案人员不止百名,百人名单更不是结束,今后将“发现一起,通缉一起”。

外媒热议百名贪官榜

“北京升级反腐行动”,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这份名单是“中国抓捕外逃贪官迈出新的重要一步”。《华尔街日报》称,将更多外逃犯绳之以法继续成为中国政府一项优先的国际外交策略。这份名单反映了中国与国际执法机构合作的意愿。名单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政府还列出外逃人员的潜在去向,其中至少40人去往美国。而之前中方只是模糊地表示美国是“外逃官员的首选目的地”。《亚洲时报》23日称,这是中国上个月开始的“天网”行动的最新举措,“天网”行动针对逃到海外的贪腐官员,目标不仅是将他们移送司法,还要追回他们带走的非法财产。文章称,在一个人口巨大的国家,腐败是老百姓最大的不满。从中国历史看,腐败关系到政权的存亡和经济繁荣,至少,外国投资者会对北京这场“反腐圣战”持正面看法。

美国《国际商业时报》网23日将中纪委公布的百人名单和照片全部列在自己的网站上。文章报道说,习近平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后,将反腐推行得很坚决,目标是那些贪污公款和滥用职权的官员们——不论他们的级别是高是低。

“中国通缉的‘10只狐狸’据称潜藏在澳大利亚”。澳《金融评论报》23日报道称,其中5人与悉尼、墨尔本、珀斯和阿德莱德市的公司有关系。“10名在逃犯的复杂背景表明腐败在近几十年渗透至政府和公共机构的各个层面”。报道称名单中似乎缺失了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中方一名官员称,北京和澳大利亚正在寻求合作,将其从堪培拉遣返。

中国发布红色通缉令在多国华人圈引起轰动,23日多国华人电台和电视台纷纷以“百名外逃贪官榜”为专题进行讨论,各国华裔普遍支持中国反腐和海外追逃,一名在新西兰电台发言的听众表示,绝大多数移民海外的华侨华人都是靠辛勤劳动和努力打拼为自己创造美好生活,少数凭借在国内非法敛财到海外挥霍的潜逃贪官,不仅让中国百姓气愤,也令海外华人不耻。

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执行会长邵群2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最新公布的红色通缉令对外逃贪官起到了强烈的威慑作用,他表示很高兴看到澳大利亚政府积极地配合北京的反腐行动。据他所知,很多贪官到了国外都躲起来不敢见人,“中国政府最新公布的名单给这些人指出了一条明路,那就是回国自首”。他表示;“广大华人华侨都认为应该把他们贪污的不义之财归还给中国人民,并且让他们知道,即使逃到国外,逃到天边,也躲不过法律的天网。”

=============分页符=============

贪官的日子不再逍遥

此次在100名外逃人员中名列榜首的是被称为“中国第一女巨贪”的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2003年4月,杨带着家人出逃,后辗转新加坡、美国、荷兰等多个国家,最后藏身于鹿特丹市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惶惶不可终日,直到2005年5月在荷兰落网。目前,杨秀珠的引渡遣返已启动,正通过协作国依法办理相关程序。

排在百人榜第二的李华波是涉嫌贪污9400万元公款的前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官员,2011年1月李华波逃匿新加坡。一个月后,国际刑警组织新加坡分部就接到北京发出的红色通报。2014年,江西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缺席审理没收李华波违法所得一案,李也成为我国首个被没收违法所得的外逃贪官。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忠厚曾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透露,李案已追回了1/3赃款。另据《联合早报》报道,2013年4月李华波因接收赃款罪,在新加坡被判坐牢15个月。

从媒体报道的一些贪官经历来看,大多数在逃贪官未必能在国外逍遥自在。首先是“失势”后的失落感,其次是东躲西藏,隐姓埋名,被边缘化。还有不少贪官因为语言不通,没有一技之长,在吃完“老本”后陷入生活拮据。新西兰媒体近期爆出某贪官只能靠妻子拉二胡赚取的微薄收入糊口,一家三口租住在仅有10平方米的小屋内,与在国内挥金如土、耀武扬威的生活实在是天壤之别。

周淑真表示,此次百人名单的发布是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天网”行动的一次重拳出击,表明反腐已成国内一盘棋,国际一张网。“对在逃或准备外逃的贪腐人员来说,不论官位大小、金额大小,都有明显震慑作用。”

各国“已准备好与中国合作”

《华尔街日报》23日称,中国反腐在美国获得的成功得到了额外关注,因为美国政治家向来对中国的司法系统颇有微词,经常不配合引渡工作。但自去年中国启动“猎狐”行动、派出警官在当地政府配合下从斐济到美国、从非洲到欧洲追捕贪官以来,华盛顿也向北京传递了越来越强的合作信号,就外逃人员的抓捕问题,“它已准备好与中国合作”。一个明显响应中国的行动就是上月美国司法部对原中储粮河南周口直属库主任乔建军发出通缉令。乔的名字也列在百人榜单中。本周美国国土安全部与中国高层会晤后发表声明称,双方将“促进遣返和外逃人员案件的信息分享”。

美国彭博社23日说,中国已经向那些被认为是“安全天堂”的国家施压,要求其参与嫌犯的遣返工作。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美国国务院上个月证实,中国给了华盛顿一份外逃至美国的贪官“优先名单”,要求协助。尽管美国与中国之间没有引渡条约,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上月表示,仍可将相关嫌犯移交中方,“只要我们确信将其引渡回国后,不会受到不公正的审判”。

《悉尼先驱晨报》23日的文章明确提到澳大利亚警方在协助中国警方反腐方面有紧密合作。《环球时报》记者在采访新西兰移民局官员时,对方也提到新西兰警方在驻中国大使馆派有专员,与中国公安部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此前,澳新媒体在分析与中方合作“追逃”的困难时,提到主要有两个“顾虑”:一是对已经取得澳新公民身份或永久居留权的中国贪官,要取消其公民身份和永久居留权,需要进行一系列的司法程序;二是由于中国法律体系中,对贪污受贿罪行最高可处以死刑,这一点与没有死刑的澳新两国司法体系产生了矛盾。此外,海外追逃的主体执行机构是中纪委,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机构,在与国外司法机构合作时,有着执行主体地位不相称的障碍。此次用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给国际司法合作联合“追逃”提供了法律基础。

然而红色通缉令并非法力无边,“所以你看到,百人名单里一些外逃人员最早在2000年就被通缉,今天依然未被缉拿归案。”周淑真说,针对某一个体的抓捕及后续引渡、遣返等工作,还要依靠多边及双边国际执法合作的具体推进。 加拿大智库人士认为,在引渡贪官方面,赃款分配问题是关键,因为进入“法律程序循环”是很贵的,如果赃款分配问题解决,目标人资金被冻结,他们除了选择自愿遣返外几乎无路可走。此前在加出现的几例自愿遣返中国的个案,都是因支付不起律师费。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隋中缘: @嘉嘉tiffany 性感乳神。 查看原文 06月13日 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