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玛依黑油山 这里石油遍地流


克拉玛依有一座山,山上如涌泉般的石油,从山顶到山坡,缓缓地流淌了数百万年,将这座不大的山头染成了黑色,于是它便有了一个形象的名字:黑油山。黑油山是一座只有二十多米高的奇异怪山,它是一座黑色原油堆积而成的沥青山,它已经这样日夜不歇的渗冒流溢了数百万年。在地球上有如此庞大的体积而且仍然长年自然流出原油的的山头,仅此一座。

准噶尔盆地边缘的加依尔山孕育了黑油山,黑油山孕育了克拉玛依油田。而喷涌不息的原油是割破的大地动脉涌出的血,可以说它孕育了克拉玛依地区乃至整个新疆的繁荣发展。地下原油常年外溢与沙石混杂成固化堆积的沥青山丘,放眼望去大大小小有数十个。如今为了旅游开发已经将山体顶部的溢油处用大大小小的石头块堆砌成了一个个圆形的石油池子,一天到晚噗噗作响,一年四季嗤嗤冒泡。

北史《列传八十五•西域》中载道:“龟兹国,在尉犁西北,百山之南一百七十里,都延城,汉时旧国也……其国西北大山中有如膏者,流出成川,行数里入地,状如饼糊,甚臭,服之,发齿已落者能令更生,疠人服之皆愈。自后使之朝贡。”这段文字讲述汉朝时,新疆巴州尉犁西北之南一百七十里的大山中,有大片味道难闻的如膏浓稠的不知名的东西流出。将这东西作为药服用之后不光能够让秃头生发还能再生牙齿,不管得什么大小疾病的人服用之后,病人都会就神奇的痊愈。因此当地的使节还将它作为贡品献给朝廷。

当然书中所说的现在无法考证,在古时记载的过程中也难以避免夸大与不科学。就个人而言对将原油作为药材进贡朝廷的事情表示怀疑。哪个想掉脑袋的地方领导会送给皇帝这黑不溜秋臭不啦叽的玩意儿还说是包治百病的奇药?哪个荒淫无度虚淘龙体的皇帝会如此的重口味好吃这玩意儿以求龙头朝天?又有哪个宫里御膳房的高人能有绝技将这黑油烹制成甘甜味美的龟苓膏讨得圣上欢心呢?

个人对将原油拿来当药吃且包治百病表示不解与怀疑,但对于石油外敷用以治病养生还是认可与接受的。因为我确实没有见过将原油当药吃的,倒是知道阿塞拜疆的巴库非常流行“石油SPA”养生。据说这项服务特别受当地女性的热捧,当地妇女们在盛满石油的浴缸里泡澡,她们深信这些40摄氏度的原油,可以像《马可波罗游记》中所记载的那样,治愈各种皮肤病、风湿、关节炎以及具有非常好的美容疗效。

据资料记载:著名的“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早在公元前400年左右就指出,石油中的沥青成分能有效愈合伤口并防止感染;古罗马博物学家普利尼更具体说明了沥青的多种功效:止血、止泻、止牙痛,治疗白内障,缓解慢性咳嗽,治疗肌肉扭伤等等;医学家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里更详细记载了用石油涂身的种种医学效果,不但能治愈人的皮肤病,还对牲畜的皮肤病有疗效。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只是我们知道的事情太少太少了。

清末汉文献中将黑油山及附近地区命名为黑青石峡。光绪年间编撰的《新疆图志》书中写道:“峡中产石油,流溢山麓……向有土人来开采,用以燃灯。”更有1919年由地质学家翁文灏先生的《中国矿产志略》中记载:“小地名黑油山,距省城六百八十里,昔发现油泉甚多,现存者仅九泉,以山顶一泉为最大,油沫约厚四五分……合计旺时可取油二百数十斤。质地色黑,土人私采……”

当时一个维吾尔人赛里木巴依就是翁文灏先生所描述的私采土人之一。关于这位赛里木巴依还有着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很多很多年前有一个叫做赛里木巴依的帅气维族小伙为了真爱与心爱的女子私奔,路途中偶然发现了这个流淌着黑油的地方,便在此定居下来并以运输原油到远处的城镇贩卖为营生,就这样赛里木与心爱的女子美满平凡的生活着。从清末到民初再到新中国成立,当年在黑油池边弹着热瓦甫唱着歌的帅气小伙已经变成了白发白须满面沟壑的老人家。 1954年春,青年地质师探油先锋张恺在黑油山旁遇到了这位采了一辈子黑油的维吾尔老人,便询问老人家这是个地方的名字,老人因为听不懂汉语便用维语回答:克拉玛依克拉玛依(流淌着黑色油的地方)。此后“克拉玛依”便成为了这座石油城的名字。也就在这一年,赛里木老人停止了四十二年的采油贩油生涯。

如今赛里木巴依曾经赖以生存的油泉已经开发成为一个大油田,荒漠戈壁上神奇地建起一个叫做克拉玛依的现代化石油城。只是这一切赛里木老人已经看不到了。

这是一片另我魂牵梦萦的土地,这里是一座我初次踏足的黑色山丘。无论是这些百万年来一个又一个像趵突泉水一样涌出的黑油,还是这里一座又一座像笔墨挥洒的沥 青山。无论是赛里木维族老人的动人传说,还是无数奉献青春的石油人。站在山头上,迎面吹来的风夹杂着油腥味,眼望着北方,于是我轻声把歌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隋中缘: @嘉嘉tiffany 性感乳神。 查看原文 06月13日 16:16